兰州新文广数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  联系我们

订票电话:17739977818

 
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动态 >

「中国交响音乐百年经典」——刘铁山、茅沅:《瑶族舞曲》

发布人:lzyyjt 发布时间:2022-04-22 10:02 浏览:

中国管弦乐纪念名盘·华之韵

推荐录音

唱片名:中央乐团交响乐队·中国作品选

演奏:中央乐团交响乐队

指挥:韩中杰

录音时间:1984年·北京

录音师:Roddy de Hilster

唱片出版:香港雨果制作有限公司

唱片编号:英国迪卡唱片公司

唱片编号:DECCA4805660

作品档案

作曲:刘铁山(1923一)、茅沅(1926一)

创作时间:1952年

首演时间:1953年·北京

演奏时长:约7分钟

乐谱出版:总谱由音乐出版社1956年出版,人民音乐出版社1978年再版

 

   音乐赏析

这是一首口碑载道、雅俗共赏的管弦乐小品。1951 年的春天,北京成立了“中央慰问团”去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演出,同时开展采风活动,作曲家刘铁山也参与其中,到云南去调查、采访,回来之后创作了《瑶族长鼓舞》的音乐。1952 年上作曲家茅沅合作,将《瑶族长鼓舞》的音乐改写为管弦乐《瑶族舞曲》,1953年首演后大获成功久演不衰,与同时代的《春节序曲》一样成为演出频率最高的中国管弦乐作品之一。

音乐从中提琴与大提琴的拨奏开始,模仿瑶族长鼓舞的节奏,犹如姑娘们敲起了心爱的长鼓歌舞即将开始。之后,著名的“舞曲主题”由小提琴轻柔地奏出,轻柔甜美,委婉抒情,犹如一位窈窕少女翩翩起舞,这个主题变化重复了三遍,引领音乐情绪不断上升,好似其他姑娘们也纷纷加人舞蹈的行列。随着主题的发展,管乐奏出活泼欢快的主题(这个主题是“舞曲”主题的变奏,但速度加快),一小伙子们情不自禁地闯人姑娘们的行列,欢腾跳跃起来,两只双簧管模仿着瑶族民间的多声部重唱,有着浓浓的乡土气息,这一段进一步渲染了舞会的气氛。

乐曲的中部节拍改变(由21434与第一部分成鲜明对比,这是花月下的情景,温馨而宁静,恰似一对恋人正在边歌边舞,相互表达爱慕之情,共同品味着爱情的甜蜜。旋律在富有歌唱性中发展,时而又出现跳跃的节奏型,深情委婉又与瑶族特有的柔美舞姿结合起来,独具韵味。

再现部是第一部分的减缩再现,“舞曲,“欢快”主题被强调,气氛热烈,感情奔放,酣畅地展示了瑶族男女热情奔放的精神面貌。最后乐曲在乐队全奏中推向高潮,在快速欢畅的情绪中结束。

这首《瑶族舞曲》表现了瑶族青年男女载歌载舞的场景,格调清新,色彩明朗,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万象更新,举国欢庆的侧面写照。优美的旋律、精巧的结构与鲜明的形象使得这首作品大获成功,成为两位作曲家创作生涯的巅峰之作。

 

唱片品鉴与参考版本

《瑶族舞曲》的录音版本很多,但首选还是要推荐韩中杰与中央乐团20世纪80年代的数字录音版,其原因有三:

首先是中央乐团那别具一格的弦乐运弓——尤其在处理中国民族韵味的作品上,这和乐团之前不寻常的经历有关系,这个“味儿”是后来的版本所欠缺的;其次是韩中杰的处理速度明快,充满着阳光与激情,从最开始轻柔的主题,到中部的诗情画意再到最后全奏之时那种酣畅淋漓无一不精彩;再次就是录音,前面已多次提到,这是中央乐团首次与荷兰飞利浦唱片公司合作,用当时最先进的录音设备将中央乐团最辉煌的音响记录在案,全团上下人员都非常重视这次录音,演奏起来更是一丝不苟。

除了韩中杰版外,《瑶族舞曲》还有两个质量卓越的录音:

其一是余隆与中国爱乐乐团版(片号: DG 471393-2),收录于中国爱乐的首张CD《中国管弦乐作品选》中,这是中国乐团与“百年店”DG公司的首次合作,记录了中国爱乐成立之初的水平,已经预示了这个乐团将来的“不一般”;

其二是叶聪与香港小交响乐团版(片号:HRP7207-2),收录于香港雨果制作有限公司1999年发行的《红旗颂》专辑,唱片的录音由资深的录音师易有伍亲自操刀,在香港屯门大会堂演奏厅录音,音场的纵深感与乐器的定位感都非常出色。


 

延伸聆听: 民乐版《瑶族舞曲》与歌曲《瑶山夜歌》

  由于《瑶族舞曲》的大获成功,指挥家彭修文曾经把它改编成民族管弦乐版,在听惯西洋交响乐队版后,“民乐版”虽然有些“闹”,但用民族乐器来演奏也确实别有一番滋味,尤其乐曲中段的情歌部分,因此我把这个版本也推荐给读者,您可以在中国唱片总公司发行的《国乐泰斗--彭修文作品集》中找到,片号:中唱 CD-02/62 63。

《瑶族舞曲》本身如歌的旋律,使得它还有一个混声合唱版本,名为《瑶山夜歌》,由郭兆甄填词,蔡克翔编配。其影响力不亚于原曲,很多合唱团都演唱过此曲。而这里推荐给读者的录音是童声合唱版,专辑的名称就是《瑶山夜歌》(片号:RMCD-1030),这是瑞鸣唱片公司的第一张合唱专辑,也是北京国际儿童合唱团在国家大剧院录制的首张唱片,声音纯净至极,宛如天籁。(文章选自中国交响音乐百年经典 作者:张烁)